2010年8月15日 星期日

轉貼文章:動畫玩具總動員3的幕後特效推手

文章前版主的心得:

在ITHome看到這篇專訪,我才知道『一部卡通從寫劇本開始、籌拍直到完工,大概需要4年半這麼長的時間』!

台灣很多人都喜歡卡通、都喜歡動畫,看到巨匠、聯成、學承等這些電腦補習班推出的3DsMAX、Painter等課程就會忍不住花了大把銀子(幾萬甚至10來萬)衝動去補習想要進入這個行業。

其實,這個行業在台灣要找到工作並不容易,找到後要變成你的終身志業更難,這個產業並不屬於台灣,舞台少之有少,更何況,從補習班幾十小時的訓練離專業是有很大差距的。

認識一個很會做動畫並且在補習班教插畫、動畫的朋友告訴我,在台灣,很會畫電腦插畫或3D動畫最佳的出路就是像他一樣到電腦補習班教書,然後繼續欺騙講台下的追夢者這個行業多有前景。名師啊名師,移除補習班的鐘點收入後這些名師最美的封號是『落魄的動畫藝術家』而已,收入恐怕比一個科學園區寫電腦程式的工程師還不如。

不然,到補習班學完後就畫爽的就好了,再把最棒的作品放到網路上,最多最多就換來一些流量、點閱率和讚嘆的留言,然後呢?沒了! 還是得乖乖回到現實最的工作中。

有夢想很棒,但只有最頂尖且逐夢踏實的人才有機會在這個行業圓夢,就像,這篇文章的專訪者一樣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資料來源:http://www.ithome.com.tw/itadm/article.php?c=62394

能進入皮克斯團隊工作,對特效技術工程師駱效先而言,是夢想的實現。他說,在公司裡,大家的成長環境都很相像,大多數人都是從小看迪士尼卡通長大,並夢想著去迪士尼樂園玩

● 出生年:1981年
● 學經歷:交通大學資訊工程系畢業。擔任皮克斯特效工程師,於2008年1月加入《玩具總動員3》前製小組,9月加入《天外奇蹟》模擬小組,後來又再參與《玩具總動員3》的後製與特效小組。

從小就喜愛畫畫的駱效先,懷抱著夢想進入了皮克斯(Pixar)動畫團隊,交通大學資訊工程系畢業的他坦言,從來沒料想到有一天會進入迪士尼的皮克斯團隊,擔任特效技術工程師。

他說這是可以樂在其中的工作,因為本身就是從小看迪士尼卡通長大。現在他不但可以參與動畫的製作,每周五晚上,公司免費放映各式電影,還可以邀請家人或朋友一同觀賞。此外,另一項福利是可以免費暢遊迪士尼樂園,對他而言,這真是夢想的實現!

想要進入皮克斯,先準備可以擊敗數千人的精彩作品

講到進入皮克斯的過程,駱效先自交通大學畢業之後,考上卡內基美隆大學娛樂科技系攻讀研究所,不過他當時並不確定自己要往遊戲還是動畫發展,於是在升二年級的暑假,找了一間遊戲公司實習,然後畢業之後,決定試試另一個領域──動畫,便投履歷給夢工廠、皮克斯與迪士尼這三家全球最知名的動畫公司。

在美國,電腦特效與電腦繪圖相關的科系很多,駱效先首先要面對的是,全美國同時期的畢業生,競爭相當激烈,他精心準備了一片DVD,內容全是自己的作品,經過兩次電話面試,很幸運地從上千名競爭者中,脫穎而出了。

3D動畫中的特效,全是物理公式運算後的結果

特效工程師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呢?例如風吹過來,頭髮的飄動、彈簧狗一圈圈彈簧的伸縮特效,還有爆破場面等,都是經過他們的加工,才會顯得那麼自然而逼真。

動畫要做到逼真,駱效先說:「其實大部分都是物理公式。」例如空氣的阻力,而他們主要使用的語言是C++及Python。不過這類工作經過多年經驗的累積,通常不太需要改動程式,主要的工作是調整參數。

雖說是調調參數而已,其實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,有時候要做不同的嘗試,因為有的電影需要活潑的感覺,像《玩具總動員3》為講求「笑」果,參數通常會調得比較誇張。

與拍電影最大的不同──每一個動作都要等

在工作上,與特效技術工程師互動最多的人,大部分是燈光師,其次還有角色及場景設計人員。

我們透過這次採訪,第一次認知到,原來卡通也需要燈光師。駱效先解釋:「雖然製作的是卡通,但工作方式和真實拍電影一樣,需要燈光師為人物架燈光。」不同的是,卡通是在電腦裡架「虛擬」的燈,道理上和拍電影是相通的,因為軟體也是運用真實的物理運算,得出打光與陰影的效果。

雖然物理原理相通,不過動畫的製作比拍電影麻煩許多,駱效先說:「跟一般拍電影最大的不同,就是在動畫領域,什麼都要等。」因為真實世界裡,燈開起來可以馬上看到效果,但動畫的作業方式不同,燈光設定好之後,電腦才開始運算,可能要等上7、8個小時。

運算複雜的時候,例如這個場景有100個角色、有山有水,再加上特效,運算成本是非常昂貴的,所以在皮克斯中有專門的伺服器負責運算。當然,不可能是設定好交給電腦運算,就涼涼等下班,明天再來看效果,駱效先舉例:「就像生產線一樣,這一幕設定好開始運算之後,就接著做另外一幕,全部做完,再回頭看第一個好了沒有。」

工作不如想像中夢幻,因為他們看過角色最醜的原形

可以比觀眾提前知道劇本與角色,而且重複觀看電影很多次,有沒有興奮感呢?駱效先笑答:「我們看到都是很醜的啊!沒有光影又很粗糙。很多時候程式出了問題,還會目睹眼睛掉出來、手指斷掉等可怕效果。」

各角色的原形會有多醜呢?他告訴我們,特效技術工程師拿到的角色都是沒有頭髮的,原因在於頭髮太複雜,十萬根頭髮不可能一根根畫上去。因為在3D的世界製作角色時,是一個多邊形、一個多邊形地畫,由於人是有形狀的,可以很容易用工具做出來,但是頭髮不可能一根根拉,要是偷懶畫成一塊塊的頭髮,會顯得不自然,動起來的時候就會一塊塊地動。

所以特效技術工程師看到的角色,通常只有在光頭上放幾根主要的頭髮,然後他們再利用程式,在兩根頭髮之間自動內插1000根。

走向皮克斯的動機:其實小時候想當漫畫家

回顧走上特效技術工程師的動機,駱效先說:「其實小時候一直想要成為一個漫畫家或者動畫師,但是在臺灣,真不知道該怎麼走這條路。」

大學聯考之後,駱效先思考著該選擇「設計」還是「理工」科系,這是兩條截然不同的選擇,雖然他最喜歡的是畫畫,但與家人討論的結果,最後決定選擇第二喜歡的科系──資訊工程。因為當時電腦動畫剛起步,駱效先認為也許能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。

進入交通大學之後,駱效先刻意選修了計算機圖學、虛擬實境等相關課程,並在專題中實作了一個3D小遊戲。

而進入卡內基美隆大學的研究所之後,他印象最深刻的,是系上有一門很有名的「Building Virtual World」課程,由教授抽籤,每4~5人編成一組,而且,每隔一至兩周,實作一個有故事性、遊戲性的虛擬實境。

經由和不同性格與特色的組員合作累積下來的經驗,駱效先學到很多。他說:「老師特別強調一組就是一個分數。」主要是希望學生體會現實社會中可能發生的情況,因為將來出社會工作,難免會遇到不合拍的同事,即使如此,也要想辦法把工作完成。

工作的成就感──參與製作經得起時間考驗的「藝術品」

能進入皮克斯團隊工作,對駱效先而言是夢想的實現。駱效先說:「在公司裡,大部分人的成長環境都很相像,雖然大家來自美國、歐洲或亞洲等不同地區,但大多數人都是從小看迪士尼卡通長大,並夢想著去迪士尼樂園玩。」駱效先便是十足十這樣的人。

那麼,皮克斯和迪士尼製作的卡通有什麼差異?他告訴我們,雖然皮克斯被迪士尼併購,但其實還是兩個工作團隊,迪士尼仍主攻傳統手繪的童話卡通,皮克斯則是負責3D動畫;而且迪士尼的檔期是寒假,皮克斯的卡通則安排在暑假推出。大家可以觀察一下是不是這樣的上檔節奏。

駱效先提到喜歡這個工作的原因,他說:「我參與的是一個經得起時間考驗的『藝術品』,10年後的小孩再來看,還是會覺得很好看。」

原來,一部卡通從寫劇本開始、籌拍直到完工,大概需要4年半這麼長的時間。而像駱效先這類的特效技術工程師參與的階段,其實是只剩加特效潤飾的最後過程,但是大概也要花費一年半至兩年的時間。 駱效先告訴我們,一部卡通能不能製作成電影純粹看劇本決定,以《玩具總動員》為例,並不是因為第一集叫座,所以籌拍第二集。

那麼迪士尼如何確保四年前製作的卡通,現在上檔仍然會叫好又叫座?駱效先強調:「好的故事不會退流行,像安徒生童話、格林童話,經過幾百年仍然是好故事。」此外,編劇也不會找時下年輕人的笑話為題材,因為那會落伍。

也就因為卡通的製作需要這麼長的時間,所以駱效先經手的卡通,為我們所知的,只有《天外奇蹟》與《玩具總動員3》這兩部,而他目前正在經手製作特效的卡通,基於保密合約,我們可能要2~3年後才有幸見到了。文⊙李延華